寫在最佳新聞照片獲獎後

[ A+ ] /[ A- ]

筆者很榮幸亦很僥倖的,於獨立媒體(香港)主辨的網絡公民大獎之最佳新聞照片中獲獎,在此除了感謝主辦單位、USP社媒仝人外,還想跟大家分享筆者這一年內作為網媒攝影記者採訪的感想及經驗。

說來慚愧,筆者雖為攝影師,但作為網媒攝影記者的年資實是很淺,只有一年左右,除了商業攝影外,拍得最多的題材就是街拍,但作品總是離不開一種玩世的味道,及後便希望從攝影中去尋找一些意義。去年因緣際會下加入了USP社媒,開始拍攝新聞題材。當時的我單純的認為只要構圖、用光得當,便能拍出好照片。但於不久後,卻發現拍出來的作品了無生氣,總是欠缺了一點東西,後來才發現,原來自己一直缺乏的,是作為攝影記者的職業以及自身修養。

 “台下十年功,台上三分鐘”

在現今全民攝影時代,拍照的門檻低了,相片的數量多了,但新聞攝影水平的標準從沒有放寬,更因為相片數量的激增,而變得更為嚴格。要於新聞影像中加入感染力、影響力,能令人引發思考、反省,就要先從自身不斷學習,跟寫作一樣,增加肚裡的墨水。多看書、報紙,留意新聞圖片的表像外,亦要多分析圖片背後的新聞事件,加強新聞、政治觸覺,以托闊視野。第二是學習攝影以外的知識,如電影、歷史、音樂、美術等,從而培養自身的審美觀、創意、思考能力。

上圖,和平佔中發起黑布遊行抗議人大於政改方案的決定,發起人戴耀廷帶領遊行人士拖著九幅50米長的黑布由銅鑼灣東角道遊行至中環遮打道。早前戴耀廷於媒體訪問中,表示以佔領作為威嚇北京的手段經已失敗,並指出佔中運動的支持度亦開始下降。

“影像的內容,除了光影的表現,再進一步便是攝影師的視野、人生觀、世界觀的反映。是甚麼人便會拍出甚麼樣的照片。” 

以關懷精神為本

新聞攝影是否客觀這個問題,就如攝影道德一樣是個沒完沒了的議題,在此,筆者的觀點認為新聞攝影是主觀地去作客觀的報道,但一切以關懷精神為依歸。經典的新聞照片,往往是形象感染力總比視覺衝擊元素多,在每年眾多事件中,最後被大家記住的,只是少數富有感情,能觸動觀眾的照片。如攝影記者對事件沒有關心,又如何能拍得出有情感表現的作品?

10365350_10152387912736909_1633360475724899964_o

上圖,筆者於八月採訪動物權益新聞(詳情按此),當我拍攝豬隻在運豬車內擠迫的情況時,一頭待宰的豬看到我後,就特地擠過來,對鏡頭微笑。(PS.自當日後,筆者戒了吃豬肉,並在日常中盡量吃素。)

“攝影記者跟閉路電視的分別就是在於攝影記者不會單單去紀錄畫面,並會從人文的角度將事件去報道。” 

了解攝影者及攝影記者的分別

記者,就是在新聞現場接觸事件/當事人,將事情的真相,以採訪型式記錄下來,並透過報道公諸於世。文字記者通過文字作報道;而攝影記者則透過圖片,但不變的是,重點在於採訪。作為記者(不論是否公民記者),這份責任感是不可或缺的。新聞攝影採訪要也遵從新聞規律,先有新聞,後有採訪,繼而準確地作報道。一般而言,圖片描述是新聞攝影中重要的一部份,有助從單一圖片中了解事件全部及背景。如只拍攝而不採訪,看見的大有可能只是片面,那就很容易變成日常大家經常在網絡上看到的那種「公審」及「點相」的相片,掉進「消費影像」的陷阱中。

上圖,這位示威者於警方清場時,坐在馬路上不肯離開,警方將他帶上警車前,把他按至跪下,以供傳媒拍照。而在訪問中,這名示威者表示,警方此舉為有意羞辱,並指自己沒有暴力行為,只是靜坐,反問警方為何以武力對待。如此圖片沒有了文字描述,大家很有可能以為圖中人士是為疑犯。

“觀察事件及拍攝能反映新聞內容的形象/行為,再而深入提問/調查以還原事件。” 

以上少少分享,主要是關於內在的軟技巧。而硬技巧方面,筆者未來將會繼續分享,敬請留意。

上圖,身穿港英旗圖案T-Shirt的「香港人優先」成員田奇柔於去年十二月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地區諮詢會中,衝出馬路企圖攔截特首梁振英座駕,於被抬走時報稱遭警方故意摔在地上導致受傷。註:此為筆者之得獎作品

本文謹向影響筆者甚深的攝影記者林亦非老師、資深攝影記者翁志偉老師致敬。

註:本文所有圖片/文字皆為筆者所拍攝/撰寫,版權所有,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