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記者專業價值的反思

[ A+ ] /[ A- ]

要數去年美國新聞攝影界的大事,其中一件必定是美國芝加哥太陽報將所有攝影師辭退,除非是對相片有特別的需求而會跟自由攝影師合作外,否則其他相片將會由文字記者用智能手機去拍攝。而芝加哥太陽報亦體貼地為文字記者提供了基礎手機攝影課程(iPhone photography basics)。

從營運角度來看,好像沒有甚麼不妥,因為在智能手機影像的質素大大提高的今日,還是有辦法拍得出用以印刷的相片(時代雜誌也曾使用Instagram相片作封面)。但改革後相片水準又如何呢?請看看以下頭版相(報導為芝加哥黑鷹隊獲得國家冰球聯盟總冠軍):


對於體育並不了解的我,只看圖,怎看都不知道原來這是獎杯…還以為是甚麼科學儀器,而相中人,除了只能得知他是這”東西”的搬運者外,這人在相片中能表達的,是近乎零。

再來看看另一家報社 – 芝加哥論壇報的相片:

新聞攝影,重點在於單張照片上表達事件及人物的瞬間精華。芝加哥論壇報這張,不論在構圖、當時氣氛及決定性瞬間的掌握,都完全符合了。兩者水平,即時高下立見。

攝影記者,顧名思義,就是主力用影像來報導事件,不論是相片輔以文字,還是以文配圖。攝影師對事情發展的判斷,以及以甚麼方式去呈現,是影響相片張力的重要因素。很多人都覺得攝影只是按快門而已,如果有高級的器材、可以走進Press Area等等,便以為自己也可以拍到很出色的相片。對,看起來只是按個鍵,但藏在背後的概念及知識,可就是攝影師的能力與經驗累積,是一門專業。

如果只為了更快速的發表及因應互聯網上多媒體內容的需求而辭退攝影記者,不但是對每個攝影記者專業的質疑,也同時加重文字記者的工作壓力。

至於為甚麼<時代雜誌>會使用手機相片作封面?Kira Pollack (時代雜誌 Director of Photography) 有以下回應:

“You have to pick the right photographer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