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石化工業的沉默殺機

[ A+ ] /[ A- ]

高雄市,位於台灣西南部,原名為「打狗」(Takau,馬卡道族語意思為「竹林」),於日治時期改稱高雄(日語發音Takao之漢字)。70年代由當時在任行政院院長蔣經國提出推動十大建設後,高雄迅速成為台灣石油化學工業的重鎮。近年來,石油化學工業與液晶面板、資訊半導體合稱為「台灣三大兆元產業」。

石油化學工業的發展為高雄帶來龐大的就業機會,同時亦帶動城市發展,去年高雄市人口已達二百七十多萬。由於石化業遍佈高雄各大小工業區,要輸送石化原材料至其他廠商,為了節省運輸費用,靠的,便是埋在地下的管線。這些地下管線貫穿高雄南北,長達數十公里,隨業界發展,不斷鋪設。而根據台灣《石油管理法》第三十一條 – 「石油煉製業或輸入業,於必要時,得使用河川、溝渠、海域、橋樑、堤防、港埠、道路、林地、綠地、公園及其他公共使用之土地,敷設管線」,所以法例上對鋪設管線的規管,可說是可有可無。而當中有些管線已使用達數十年,詳細分佈及狀態難以掌握,其間高雄市規劃變化亦很大,管線與住宅及商業區混雜的情況開始增多,久而久之,便成為了高雄市潛伏的危機。

不幸的事,始終都發生了。

二零一四年七月三十一日

晚上八時四十六分

前鎮區附近居民察覺四周有疑似瓦斯味道,隨即報案。消防局派員趕到現場,發現路面冒白煙,但未能找到氣體洩漏源頭,消防局便先依據標準作業程序以水霧去稀釋氣體濃度,雖已實施交通管制及封鎖附近一帶,但並未有疏散居民。約三十分鐘後,瑞隆路方圓200公尺內,水渠蓋接連爆開,並霧出火舌。

晚上九時三十分

環保局稽查人員連同消防局抵達二聖、凱旋路交界處。

晚上十時廿三分

環保署南區毒災應變隊抵達現場採集氣體樣本。

晚上十時四十分

高雄市政府消防局局長陳虹龍要求中油、中石化切斷氣體管線輸送。但對方表示因未確認是何管線洩漏,所以未能即時配合。

晚上十一時二十分

環保署確認洩漏氣體為丙烯,濃度為13,520ppm。其間中油方面表示其管線有讓李長榮化工運送丙烯,消防局立刻通知李長榮化工人員到現場。

晚上十一時五十六分

凱旋二、三路、二聖路、三多一路一帶發生連環氣體大爆炸。數百公尺柏油路被炸毀,當時已到達現場,約20多名消防員,首當其衝,緊急送醫治療。

二零一四年八月一日

凌晨十二時三十分

高雄市緊急醫療資訊整合中心啟動大量傷病患機制,市內各大醫院提供緊急救護。

凌晨一時正

內政部成立中央災害應變中心。臺東縣、嘉義市、臺北市、新北市、桃園縣等縣市消防局也陸續派員南下協助救災。

凌晨二時正

爆炸告一段落,救災人員開始投入救災行動以及運送受傷市民。

 

石油化學工業始終是一種高風險、污染及耗能大的項目,但高雄長期皆以此產業為經濟及就業的支柱,如何平衡高雄的產業比重,便成為了當下的難題。在1998至2006年間,當時市長謝長廷便動議推出「多功能經貿園區」,圖使高雄能轉型為商貿港口,但陳水扁政府當時遲遲未能實施兩岸三通,錯失了成為轉口港的機會。至今雖已落實,但高雄港的貨櫃裝卸量已被上海、新加坡、香港等地遠遠拋離。而現任市長陳菊,則嘗試以文化產業,如藝術中心、會展中心、流行音樂海洋文化中心、遊艇業及海灣城市來改變高雄的基礎產業結構。但結果如何,仍是未知之數。

高雄的產業比重及對化學防護/救災這兩大當務之急,不是換換網站顏色、一句「天祐高雄」就可以解決的。

Comments are closed.